换帅、停产、复飞难……五问波音危机2020年会更糟

中新网1月23日电(甘甜)“波音又出事!”2020年开年第一个月,波音客机就接连传出挡风玻璃开裂、引擎故障返航、系统软件又有缺陷的负面消息,公司声誉一跌再跌。

就连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都在担心,波音危机可能会拉低美国的GDP数据。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催促波音新任CEO卡尔霍恩,“你能快点把波音的危机处理好吗?”

波音内部文件似乎也证实,通过FAA的飞机安全认证不是“难事”。文件还显示,波音员工早已知道737MAX存在问题,并试图误导FAA。还有员工嘲笑,称737MAX就是由“小丑设计、猴子监管”。

2019年底,波音宣布将于2020年1月起暂停生产737MAX。具体哪天?暂停至何时?外界猜测纷纭。直到1月20日,波音才证实,位于华盛顿伦顿的工厂被按下“暂停键”,该工厂已停止装配737MAX系列客机。

跌到低谷的波音还能再次高飞吗?

半年内两起惨烈空难,346人罹难,全球停飞或禁飞……737MAX客机早已沦为波音的“梦魇”。

——小丑设计、猴子监管,谁还敢坐?

据调查,两起致命空难均与“机动特性增强系统”(MCAS)自动防失速软件被错误激活有关。印尼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的报告称,该系统存在问题,会不断下压机头,使飞行员难以操控。

波音与其监管者FAA间的“密切关系”也引发争议。国际航空安全监管机构联合小组的调查称,FAA评估波音737MAX系列飞机的能力不足,存在违规现象。FAA被指通常“依赖波音自己的员工来认证飞机的安全性”。

波音新任CEO卡尔霍恩说,他对波音未来充满期望,“2020年首要任务就是使737MAX复飞以及重塑波音信誉”。

如果737MAX真的恢复服务了,你会坐吗?

波音多名退休员工则指出,波音重视进度和低成本,并不关心程序和质量。退休工程师约翰·巴奈特说,波音飞行安全隐患折射出的是企业文化问题。

前路:波音的2020会更糟?

波音737MAX真要“凉凉”?在近日的声明中,波音对外承认737MAX在今年夏天之前不会复飞。

“我们犯了错误,”波音前首席执行官(CEO)米伦伯格在出席美国国会关于737MAX的评估听证会时说。他承认波音在设计制造737MAX机型时出了问题,并向两起空难遇难者家属致歉。

质疑:谁在纵容“问题飞机”?

雪上加霜的是,波音其它型号客机也频传“噩耗”。美国西南航空的波音737NG喷射客机,因关键部位出现裂缝遭停飞;波音787梦幻客机被指供氧系统存在缺陷……

复飞无望、声誉大跌、经济损失惨重,重压之下的波音不得不“炒掉”公司CEO、30年老臣米伦伯格。

2019年10月29日是印尼狮航坠机事件一周年,美国国会参议院在这个特别的日子举行听证会,波音CEO丹尼斯·米伦伯格出席作证。听证会开始前,米伦伯格承认波音在737MAX上犯下错误。当天,遇难者家属手举亲人的照片站在米伦伯格的身后。

各大航空公司多次推迟该系列客机复飞时间。而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(FAA)直接表态,737MAX的重新认证过程将延期到2020年。至于何时会批准复飞,FAA也说不准。

据报道,米伦伯格在担任波音首席执行官期间,因空难危机处理手法备受抨击。在第一起空难发生时,波音归咎于失事飞机所属的印尼狮子航空,当之后737MAX被爆出软件系统问题时,波音一下子被推向舆论的深渊。

——认错道歉被“打脸”,复飞遥遥无期

尽管波音一再承诺,会尽早改进软件系统实现复飞,但现实总在“打脸”。

称霸航空业数十年的波音或许没料到,两起空难带来的危机持续发酵,令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

波音的合作伙伴也跟着遭殃。737MAX的供应商势必锐航空系统公司因该机型的停飞时间远超预期,计划削减约2800个工作岗位。波音的飞机引擎供应商美国通用电气则表示,受737MAX停飞影响,2019年营收将减少14亿美元。

代价:谁在为波音危机买单?

——背负数百条人命,737MAX沦为波音“梦魇”

——波音出事拉低美国GDP?特朗普急了

——空难阴云难消,恢复信誉或需数年

据波音的调查,40%的旅客回答“不愿意”。

自两起空难以来,背负数百条人命的波音公司危机重重、如坠深渊。近日,波音又证实其工厂已停止生产737MAX系列客机,该机型复飞更是被一推再推。

波音通过内部审计又发现737MAX尾部存在电线问题,两束关键线路可能靠得太近导致短路。而近日,737MAX再被曝出新缺陷,知情人士称,飞机启动时,这一缺陷可能会造成其他机上软件失灵。

一年多来,人们总在质问,为什么出事的又双叒叕是它?背负数百条人命的波音,因此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。

更讽刺的是,早在空难危机发生前,波音自家员工都已经不敢坐737MAX出行。在第一次坠机事故发生前,波音前雇员、在飞行测试和评估部门担任高级运营经理的皮尔森,曾写信给公司管理层,对737MAX的安全提出质疑,“我在犹豫是否让我的家人坐上波音飞机。”

美国传奇机长切斯利·萨伦伯格则表示,波音曾经“代表了工程技术的顶峰”,但它对安全的不懈追求已让位于“对利益的执着”。

2019年飞机交付量败给老对手空客公司,8年来首次痛失“全球最大飞机制造商”宝座;信任危机令订单生变,净订单量创数十年来新低;近日,又被曝欲借100亿美元或更多,以填补737 MAX两次坠机事故后不断攀升的成本……

噩梦:为什么出事的总是波音?

调查:737MAX有哪些问题?

为何出事的总是波音?是谁在纵容“问题客机”?谁又将为波音危机买单? 2020年,波音危机会变得更糟吗?